晨昧

是个想写文但是文力不够的人。

呜呜呜呜呜呜买

白鲤:

安雷PM趴漫本

刊名:《今天安迷修成为神奇宝贝大师了吗?》

原作:凹凸世界/pokemon

绘:Star  文案:河豚

预售时间:11.11 12:00 - 12.11 23:59

预售链接:安雷漫本预售

购买本子及转发赠送安雷心形吧唧


也许会参CP21..请关注起伏动漫的摊位

第一次画本子,十分粗糙拙劣,请多多指教!

[安雷]Predoom

Mr.Smith&Mrs.Smith AU
剧情或许会跟着电影剧情来
私设如山
ooc一抓一大把
Bug有且很多
OK的话就
Let's go

噢等等
这大概是
医生(杀手)安x侦探(杀手)雷

————————————————————————————————————————————————




“你换餐具了。”
是陈述句,安迷修没有对这一行为感到惊讶。因为雷狮本就是这样的性子,即使现在他们家里的装修在第一次来访的客人面前是十分舒服的。但他们都心知肚明,雷狮到底对家里做了多少改动。就算如此安迷修也不得不承认,雷狮在这方面有着独特的本事。他再怎么改动都没有与家里的基调脱轨,甚至还添了几分不一样的东西。
但这次不一样。
安迷修盯着面前以浅蓝色为基调,暗纹是他没能看懂的纹样的餐具。但他看不出一个究竟,嘟囔了一句什么。
雷狮似乎听到了,因为他暂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快速的应了一句又继续对付着面前的食物。
“卡米尔带回来的。我觉得还不错。”
安迷修的喉结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什么,但他没有开口。只是离开了厨房,又低低的说了一句。
“我去换身衣服。”
他走到了厨房门口。
“外面的雨太大了。”
一切都没有了后文。
他们还是跟平时一样。
但似乎又有那么点不同,因为他们提及了一个新的话题。
“下周再约个时间去一趟?”
雷狮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安迷修听清楚了。这就足够了。
安迷修喝了口水,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声就嗯了一下。继而又开口。
“时间你定。提前告诉我一声就好。”
雷狮点了点头。
又是一晌无话。
他们不得不承认,这份感情出了点问题。所以他们才会去找他。但他们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他们仍深爱着对方,这点从一而终。
————————————————————————
“很荣幸两位会来到这里。”

“哈?荣幸?”

“哦抱歉。是我的过失。”

“不必放在心上。”

“请坐。”

安迷修和雷狮一人占据了一个沙发,挨的不算很近,但足以两人触碰到对方。对面坐着婚姻咨询师。

“接下来我会问一些问题。有些问题还请你们给我所提出的问题打分。一到十分。”他又补了一句。“当然我会在需要打分的问题前告诉你们。”

安迷修和雷狮互相看了对方一眼。安迷修抢掉了咨询师的话头。
“是十分最低还是一分最低…?”

“你们觉得如何那就是了。”

雷狮啧了一声。

“二位结婚多久了?”

雷狮先说了。
“很久。”
安迷修失笑,补了一句。
“很久是多久?“
雷狮没应,只扫了安迷修一眼。
安迷修自觉补上。
“七年。”

“那第二个问题。最初见面是什么样的?”

安迷修的手敲了敲沙发,又回到了撑着下巴的姿势。已经是不想开口的样子了。也许是因为上一个问题雷狮的样子太过随便。但其实他明白,其实雷狮十分认真,可他有些懒的回溯。
雷狮清了清嗓子。瞥了一眼安迷修,同时也开口了。
“在一个bar。”
安迷修打断了他。
“是旅馆。”
雷狮没有反驳,他知道有些事情安迷修发现不了。他是个榆木脑袋,对什么事情都有足够的洞悉力。唯独对感情没有。但既然这个问题是他开口了,那就没有跟着安迷修思维来的意思了。他自顾自的讲了下去。
“他喝多了。搞不懂酒量不行为什么还要喝,而且本职业还是医生,真是个傻子。”
“我注意到的时候是他在吧台被一群人围住了,也许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我看着是要打起来了。那个时候距离有些远,声音也听不太清,只是佩利回来的时候提了一句才注意到的。但后来老板来了,我就没注意了,结果肯定是被赶出去了。”
“你知道那段时间每个地方都在进行身份检查。甚至是说单行者就要被抓起来直到亲属来做证明。总之是很麻烦,我不想牵扯上什么关系。”
“那群人走了之后他大概是想走了。但是走反了吧往我们这儿来了,然后就是一顿话,反正我是没听清。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了。”
雷狮突然笑了一下。
“反正我是记住他了。”
安迷修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三人之间的气氛沉默了下来。很显然,咨询师想要让安迷修讲一讲。

“啊…”
“我当时正在A国参加一个研究会。通过朋友知道的消息。病例很少见,你知道越是少见越是困难的病例越容易引起我们的重视。我也不例外。即使我那段时间的事情已经打点好了但我想着不会邀请我,毕竟级别大些的研究会都不太会邀请私人诊所的医生吧。所以去那边也只是享受个久违的假期。去bar也只是个意外。但是那天喝的有些醉,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记不清了。”
“但是最终我还是被邀请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了方便我就换了个旅馆。结果好巧不巧,那天中午我在餐厅的时候正临突击。单行的人都要被扣起来,我努力的佯装我不是一个人来的,因此我与服务生交谈起来。”
“可话没有说两句,那边的警官就已经朝我走来。我自知是没法子了,他问了我是不是独行,我还没开口餐厅门突然开了。”
“进来的是雷狮。”
安迷修看了雷狮一眼,其实安迷修有一个问题一直很不解,但他问不出口。雷狮却懂了,只是简单的交代了一下。
“当时是分开行动。”
雷狮是一个私家侦探。但绝不是被人委托拍什么跟踪照片的那种。是正儿八经破案的。
他没有再解释了,安迷修已经懂了。当时雷狮他们小组正在查一个案子,但是线索很杂,有些部分也根本不知道真伪所以他们在分开排查,同时也是在找些更多的线索。
“我和他对上了眼。他就径直朝我走过来。理都没理在他一进门的时候就开始问他问题的警官。”
安迷修轻笑了一声,雷狮曲了手指敲了几下沙发,他调整了一下坐姿。
“接着他站在我旁边对那个跟着他过来的警官说,一起的。他还指了我一下。”
雷狮看都没有看安迷修一眼就兀自接了下去。
“废话真多。然后他们都走了。”
“我觉得已经结束了。因为接下来的情节已经是十分恶俗了。”
“但我不得不承认。”
“一切都很好。”
安迷修跟着添了一句。
“命中注定。”
但他们都没有给对方一个眼角,咨询师及时的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如果要你们为这一段婚姻打一个分,你们会打几分?”

“八分。”
他们异口同声。

———————————————————

-TBC-

感谢看完x
自知bug如山但我还是不要脸的发了。

[安雷]不够尽兴

我流打架
不这不算打架
算个安雷吧(?)
没有描写只有意识流
*没有细节没有逻辑*
OK的话?
Let's go
———————————————————

剑尖挑起了那张红的刺眼的旗。厚重的门打开的极快,也扬起了一阵灰尘,前排没能反应过来的学员被呛了几声,而后方又出现了一阵喧闹。
人群自两人中心开始分散,入学考试开始的信号已经被这场即将开始打斗磨的没了足以吸引人的条件。

两人都没有召出武器,也许是为了省些气力。但光是肉搏,也足以令周围的人失色。一招一式带动的气流在他们周围旋成了风。
有眼尖的人认出了他们。
是安迷修和雷狮。
模拟考试的第四和第五。

被上一轮攻击的冲力逼得后退的两人此时已经拉开了距离。可这并不妨碍两人接下去的动作,所以他们又拉近了一段距离。安迷修的拳直冲着雷狮的面门,雷狮没有要躲的意思。他的拳头也径直朝安迷修打去。他没有预计这一个来回的得失,也许他算到了,但他没有丝毫的动摇。在双方的拳即将攻至对方的时候,他们被拉开了。
有人问过他当时为什么不躲,他是这么回答的。
“躲?这拳躲了,整局就没有了悬念。必输无疑。”
这是雷狮对当时战况的看法。
有人又问了安迷修。
“我根本没想着真打下去。”
他过了好会又添了一句。
“因为我瞥见了丹尼尔。”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有人已经暂时放弃了看戏的念头,一头扎进了入学考试,他们已经浪费了大把的时间。
而留下看戏的人似乎更亏了。他们并没有看到戏,也不能留下将戏看个全套。
——丹尼尔来了。
尽管安迷修和雷狮两人都没有在意丹尼尔都到来,但他们进行了没多久的打斗已经被丹尼尔拉开,尽管那两拳没有打中,但拳风已至,多少也对对方造了点伤。
其实他也只是把他们两个拉开。但一松手企图将人赶去入学考试的瞬间两人又极具默契的又冲向了对方,他们的手中武器已经是要幻化成形的模样,双剑已经虚握在安迷修的双手中。而雷神之锤也是一样的,还没能成形已带上了几分电流。
“住手!”丹尼尔已经冷呵出声。
他自然不信这一句话就能令这幅局面停下,因此他也只是尝试着出声稍缓。却也不好武力威胁。
真是令人头大。
丹尼尔是这么想的。
安迷修顿了一下,而雷狮并没有。因此雷狮的雷神之锤已经朝着安迷修的头锤下去了,安迷修接不下只好快速向后几个位置点,更是抬臂反水将热流往身后的土里一插以做缓冲。雷狮见一招落空,已经来不及收招只得顺势落下,但却没了心思再打,雷神之锤砸入地面后便数据化掉了。不过估计这一下落在安迷修头上即使没有打上他,他也能得了脑震荡。雷狮站在原地冷哼一声。
“走神?”
“真是不专业的对手。”
安迷修张了张口却应不出声。
雷狮已经转身走了,他身后飞扬的头巾似乎也表达了他本人的不满。
安迷修也没有再说什么。
丹尼尔拍了拍安迷修的肩,却也没有说什么。

-END-

——————————————————
再渣也要打END

[王肖]当下

#文不对题
#毫无逻辑可言
#小学生文笔
#ooc


王杰希网恋了。
准确的说,是要到奔现的地步的网恋了。王杰希挑的日子是一个周日,战队没有训练——就算有,也照样请假。一方面是顾及到了对方,也是因为周日时间宽裕。
等王杰希收拾的妥妥贴贴的出现在约定地点的时候,怀里的花也被他拿在手上转了几个圈。这是他和对方约定好的认人方式,虽然在他们的话里没有说要把花瞎折腾这一句。
当肖时钦中规中矩的拿着那朵花出现的时候,王杰希是惊讶了。
不用说,肖时钦肯定惊讶了。但他还是走到了王杰希旁边。可谁都没有说话。
最后是肖时钦先打破的这份沉默“王…王队是在等人?”
王杰希只挑了挑眉就回道“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肖时钦不可置否。
“那就走吧。”王杰希没有再浪费时间,他没有在意这个和他奔现的人性别是男,更不在意这是赛场上的对手肖时钦。他就在意了这个人是他决定要奔现的。于是当肖时钦点了点头,王杰希就想,看来自己眼光还不错。
———你说为什么这两个人会网恋到一块?
小号,小号。
谁都不想顶着大号出去随便瞎搞,于是小号不就这么出现了吗。所以说他们认识还是因为腾讯里自带的好友推荐功能,肖时钦那会想按那个叉但因为没带眼镜阴差阳错点成了添加好友。巧的是王杰希设的是单向好友。不过当他盯了盯这个个性十足的名字,义无反顾的点成了双向。然后他就开始了尬聊。
肖时钦戴上眼镜后只看见那个弹出的窗口,觉得不回人不太好,尽管是个莫名其妙出现的人。
所以这样一来二去后来他们就网恋了。
没有走两步路,王杰希就停下了。他说“所以还是要有一次成功的奔现阿。”肖时钦还在思考着这件事的真实度,没有反应的撞上了王杰希,他甚至觉得是自己幻听了。所以等王杰希牵起他手的时候他还是懵的。
“太瘦了,以后多吃点吧。”
这是今天肖时钦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了。

-END-